老公常年不在家,她孝顺公公遭诟病,被逼跳崖,死後打开棺材,里面的东西却让众人傻了眼!

很久以前,有一家三口人,儿子长年在外边跑买卖,家里只剩下老公公和儿媳妇过日子。

这儿媳妇心眼特别好,对老公公可孝顺了,吃的让着公公吃好,穿的让着公公穿好。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夏天热了,怕公公睡不着觉,就坐在旁边给公公扇扇子。冬天冷了,又怕公公钻凉被窝冷,就用自己的身子给老公公焐被窝,等焐热了,自己再出来,然後赶紧让老公公躺下,感动得老公公逢人就夸:「我那儿媳妇,比亲闺女还亲呢。」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有一年冬天,北风嗷嗷地呼啸着,大雪铺天盖地飞飘着。屋子里冷得简直像个冰窖。儿媳妇想,天这麽冷,呆个啥劲,不如早睡觉,倒赚个暖和。还大天老亮的,就把被窝铺好,自己先钻进去,给公公焐开了被窝。

可巧,这时对门的杨二嫂正来借鞋样,进屋一看她在公公的被窝里躺着哩!也不问青红皂白,拿着鞋样扭头就走了。杨二嫂是个长舌头老婆。

她出了大门,也没回家,就东家出西家进地串开了门子,走到哪儿嚷嚷到哪儿:「普天下什麽鸟都有,儿媳妇跟公公钻一个被窝,真不要脸!」杨二嫂嚷嚷的街坊四邻都知道了。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这下可热闹了,人们七嘴八舌,说啥的都有。可是那儿媳妇却连影儿也不知道,日常该咋做还咋做,跟公公一天天有说有笑的。小日子过得可乐和了。

转眼到了四月初一,人们都要上妙峰山去赶庙会,儿媳妇也去了。一路上,别人都仨一群,俩一夥地搭伴走。唯独她孤燕儿似的,没人沾也没人理,都躲她远远的。她主动和别人搭讪,别人都带搭不理的。她心里很纳闷,这是咋回事?日常俺又没招谁惹谁,干吗都拿白眼珠瞧我呀!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儿媳妇思来想去,怎麽也想不通。等到了妙峰山,她才听出点音来。原来大夥都怀疑她跟公公不清白。

只听杨二嫂说:「呸!这号人也配到这儿来,别给菩萨添腻味了。」

她这时才想起,那天杨二嫂去借鞋样,正赶上她给公公焐被窝。

这一来就坏事了,你说没那回事,有谁会相信呢? 即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!我还有什麽脸活着呀?越想越没路,越没路越觉得委屈,她猛地闯 出人群,一合眼跳下了山涧,人们都惊呆了。

见她跳了山涧,她的几个当家子兄弟,赶紧跑下山去,到跟前一看,人已经摔死了。於是,几个人凑了点钱,买来口棺材,把她装殓进去,运回了家。一进村,只见七十多岁的老公公拄着拐杖正站在门口晒太阳呢。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一个叫铁柱的撒腿跑了过去,连呼哧带喘地说:「大叔,不好了!我嫂子跳山涧了。」老公公听了,以为铁柱跟他说着玩呢,笑着骂道:「兔崽子,你甭咒你嫂子,瞅我不打断你的腿才怪呢。」「我蒙您干啥,真的!」铁柱用手一指说:「您瞧,那就是我嫂子的棺材。」

老公公抬头一看,果真过来一辆马车,车上装着一口大棺材。心说,棺材里装的指不定是谁呢?铁柱这小子真不是东西,有这麽开玩笑的吗?忙说:「铁柱啊,别瞎说八道了!」铁柱有点急了,说:「大叔,是真的,不信您打开瞧瞧。」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老公公见他真事似的,就说:「你嫂子根本就没跳山涧,不信,你进屋瞧瞧去!」铁柱听老人这麽一说,也蒙了。他忙跑进屋,掀开门帘往里一看:呀!嫂子果真没死,正盘腿卧脚地坐在炕上纳鞋底呢,这是怎麽回事啊!

嫂子明明是跳了山涧摔死了? 她怎麽又活了呢? 真神啦!铁柱一抹头跑了出去,一边跑一边喊:「神啦!神啦!俺嫂子没死,她大夥一听都愣了,那棺材里装的是谁呀?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大夥七手八脚地打开棺材一看,里面躺着的不是人,而是一块大匾,上面有三个金光闪闪的烫金大字「孝贤牌」。人们一看全明白了,孝顺媳妇的故事也就传开了。